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孕中期 > 正文

何以成为美国零售商口中的“国家危机”?

  1. 添加时间:2022-05-07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2022年1月一个阳光明媚的周二午后,瓦伊德·阿巴西(Waheed Abbasi)和同事正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Eye See Optique眼镜店接待顾客,这时一名男子走到眼镜店门前想进去。他们帮他打开门后,几秒钟内又进来了四个人,一群人围在店中央展示古驰、迪奥和卡地亚等设计师镜框的柜台前。

  视频显示,当阿巴西走近时,其中一人掏出一把刀砸碎了柜台,玻璃碎片四处飞溅。另外三个人凑了过来,开始镜框往口袋里装,还有一人用身体猛撞上锁的前门,撞了三次门才被撞开。这群窃贼戴着口罩,在出门之前砸碎了第二个柜台,抢光了里面的东西,然后跳进停在店外的一辆黑色皮卡。不到一分钟,他们就抢走了价值6万美元的商品,并造成了几千美元的额外损失。

  零售业高管和执法人员称,美国全国范围内这类暴力犯罪激增,主要是和持械抢劫,而且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窃贼根本不担心后果。上述事件只是其中一个案例。

  多年来,有组织的零售犯罪一直呈上升态势,2019年举报的失窃商品价值达几百亿美元,在疫情期间,大量消费者转向网购,这让窃贼在亚马逊、eBay和Facebook Marketplace等平台上转售偷来的商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执法与零售联盟(Coalition of Law Enforcement and Retail,简称Clear)的数据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零售盗窃案的总数和金额均上升了约30%。该组织跟踪了整个行业举报的事件数量,包括一些警方未参与的事件。

  这已经成为今年困扰小商户和和上市零售商的首要问题之一,除了由犯罪团伙实施的大规模暴力盗窃案不断增多,针对小商户的行窃案也越来越多。零售业高管认为,犯罪活动和通胀是影响利润的两个主要问题。业内专家称,绝大多数货物被盗似乎是因为贪婪而不是出于需求,从奢侈品服饰和手袋到电动工具、再到汰渍洗衣粉、佳洁士美白贴片和刀片等,只要能赚到快钱,窃贼什么都偷。

  偷窃行为的增多迫使零售商在额外的安全和新技术上投入巨额资金,加剧了疫情已经导致的招工难和难以留住员工的问题。虽然很多经济学家预计今年通胀将有所缓解,但业内高管说,在政府和执法部门采取更多措施之前,大范围的偷窃行动将挤压零售商的利润率,加大物价上涨的压力。

  与此同时,一向不愿公开谈论库存损失的零售业高管如今纷纷站了出来,2021年12月,20名高管签署了一封信,敦促国会议员采取行动。2021年11月,百思买首席执行官科里·巴里(Corie Barry)告诉分析师和投资者,盗窃率上升正在“给我们的财务带来压力”。Kroger首席执行官罗德尼·麦克马伦(Rodney McMullen)去年9月称,有组织犯罪的增加是Kroger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他还警告称,在业界和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打击犯罪之前,这个问题“将一直是公司面临的一个负面因素”。

  2022年1月,Walgreens Boots Alliance首席财务官詹姆斯·基欧(James Kehoe)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过去两年该公司吸收了52%因盗窃或欺诈造成的库存损失。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发言人吉姆·科恩(Jim Cohn)在发给《巴伦周刊》的电子邮件中说:“有组织的零售犯罪是如今包括包括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在内的零售商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执法与零售联盟主席本·杜根(Ben Dugan)说:“这很不寻常,”他的意思是,如今居然有这么多的零售商把零售犯罪列为2022年面临的挑战之一,并且很坦诚地谈到了这一问题带来的困难。杜根说:“这是最近出现的一种全新的动态。”

  零售商受到了两方面的沉重打击,一方面是利润率下降,另一方面是员工也受到了很大影响,拿着最低工资的员工却越来越多地承担起了维护商品安全、让自己处于危险境地的任务。上文提到的阿巴西的眼镜店被抢后不得不停业三天,他既得从保险公司那里争取赔偿金来下新订单,还不得不通过药物来控制这一事件给他带来的恐慌。阿巴西说:“作为业主,我把眼镜店当作自己的孩子,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

  零售商称以下风险在过去五年里已成为它们最关注的问题,82%的受访者称商场或门店暴力/枪击事件是最大的风险,其他和安全相关的风险包括网络相关犯罪事件、有组织零售犯罪、网络盗窃、礼品卡欺诈和退货欺诈。

  有组织的零售犯罪指的是两人或多人进行偷窃后倒卖大量商品的行为,零售业高管、行业专家和执法人员指出,这种现象在疫情暴发前就存在,过去两年变得愈发严重。2020年初商家门店因疫情关闭后,入店偷窃现象增多,线上下单线下提货等新购物方式也让窃贼看到了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转售市场上对被盗商品的需求也在上升。

  这一增长与行业专家所说的对商店扒手的惩罚逐年减轻的趋势相吻合,美国各州一直在提高界定偷窃为重罪的标准:Pew Charitable Trusts 2018年的一项分析显示,自2000年以来,3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都至少提高了一次重罪门槛,目前有36个州的定罪门槛在1000美元以上。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暴力升级,零售商和警方逮捕商店扒手的可能性都有所降低,“渐进式起诉”的不断推进也促使一些州和地区检察长拒绝追究部分或所有商店扒手案件。比如说,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雷切尔·罗林斯(Rachael Rollins)在她之前作为萨福克郡首席律师的帖子中概述了15项“需要驳回的指控”,其中包括入店行窃和轻微盗窃罪,曾引起轰动。与此同时,《旧金山观察家报》去年报道称,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切萨·布丁(Chesa Boudin)在2020年仅起诉了44%的轻罪盗窃案,低于前任检察官的70%。

  美国零售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零售技术和网络安全副总裁克里斯蒂安·贝克纳(Christian Beckner)称,从刑事起诉的角度来看,与毒品走私、人口走私和银行抢劫等犯罪相比,零售犯罪的风险更小。他说:“与其他类型的犯罪活动相比,从事这类犯罪活动的相对风险已经降低。”犯罪团伙的兴趣也随之上升。

  换句话说,现在小偷可以很容易地迅速获利,而且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如果小偷真被抓住了,后果也不会有多严重。

  海耶斯说:“这简直是一场完美风暴。”他与包括塔吉特(Target)、Bloomingdale s和Lowe s在内的70多家大型零售商合作,制定具体的资产保护策略。

  支持减少对入店行窃犯罪起诉的政策制定者和刑事司法倡导者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此类政策造成了盗窃案数量的增多,2018年Pew Charitable Trusts对重罪门槛的分析支持了这一结论。此外,由于缺乏关于零售犯罪的全面的全国数据,这意味着我们无法确定真实的经济影响,也无法确定每年有多少商品被盗,这反过来又引发了一些批评,认为对零售犯罪浪潮的担忧言过其实,主要零售商会从打击网上市场的联邦立法中获益。

  但零售商认为,处罚不再像过去那么严厉是导致商店扒手数量激增的一个关键原因,因为扒手现在明显不太担心被抓。当被问到零售业数据和警察局统计数据之间的差异时零售商称,实际影响是无法衡量的,因为重罪门槛很高,这意味着很多案件从一开始就没有报告给警方。尽管每家零售商有关是否应该报警以及何时报警的政策都不一样,但零售商坚称被盗现象增多真实情况,库存损失增多和近年来对安保措施的投资增多就反映了这一点。

  这也是一些执法人员强调的一点。洛杉矶警察局商业犯罪部门的指挥官阿方索·洛佩兹(Alfonso Lopez)说:“假如10个人要偷东西,比方说偷了一个打火机,在那里工作的人员会看到偷窃发生吗?一半的情况下他们可能会看到,可能会置之不理,因为如果被盗商品只有10美元,他们不会去举报。”

  零售行业领袖协会(Retail Industry Leaders Association,简称RILA)负责零售运营和创新的高级执行副总裁丽莎·拉布鲁诺(Lisa LaBruno)称,现有数据通常会将有组织零售犯罪、轻罪入店行窃、员工盗窃和其他欺诈造成的损失归在一起,因此很难区分原因。

  尽管如此,这些数据还是很重要的,正如美国商会最近所说,这些数据描绘了一个介于“没有问题”和“国家危机”之间的模糊现实。RILA称,2019年有近690亿美元的商品被盗,这是该协会可获得的最新调查数据。美国零售联合会估计,每10亿美元的销售额中,零售商因盗窃而损失的金额就超过70万美元,高于2015年的略高于45万美元。零售商自己也报告了库存损失大幅增加:美国零售联合会的全国零售安全调查(National Retail Security Survey)显示,大约70%的零售商表示,从2020年到2021年,有组织的零售犯罪活动有所增加,比例高于2019年。

  除了大型零售商存在这个问题,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小业主称,2021年入店行窃行为有所增加,四分之一的业主表示他们因此提高了价格。

  暴力程度严重的抢劫事件的增多最为显著,还包括一些大规模犯罪,零售商称这些都是新出现的现象。根据NRF的最新调查,大约65%的受访者称2021年遇到的暴力事件有所增加。专注于防盗和其他形式资产保护的商业咨询公司Jack L. Hayes International最近进行的零售盗窃案调查显示,从2019年到2020年,每起商店盗窃案的商品平均价值上升了13%,达到310美元多一点。

  关于零售犯罪的升级,最著名的例子或许是去年“黑色星期五”之前在北加州发生的“快闪”式抢劫,当时80多人冲进Northern一家门店,在几秒钟内洗劫店家,抢走了价值数千美元的商品。不过较小规模的事件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部分原因是犯罪分子明显不担心被抓。2022年1月,华盛顿特区一家蒙可乐(Moncler)门店发生了一起抢劫案,视频显示,一小群人抱着一堆从货架上拿下来的昂贵的大衣,径直走出了门店,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位专栏作家看完视频后写道,“这是我见过的最淡定的抢劫案。”

  专家们说,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突显了入店行窃的严重程度。LPRC的海耶斯说:“当我们开始看到罪犯——无论是个人还是团体——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这说明情况正在恶化。”

  一家大型奢侈品零售商的高管说,随着犯罪活动的增多,犯罪分子变得更加有组织,精心策划,并把青少年也带了进来,因为一旦被抓,他们将面临的惩罚较轻。这位高管说,作为回应,该公司正在改变实体布局,增加安保措施,但不想雇佣武装警卫,因为这会极大地改变门店的氛围。

  在保证商品安全和不降低顾客体验之间取得平衡的困难落在了员工和高管身上,而随着盗窃行为的日益猖獗,零售业员工的生理和心理受到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零售商现在不仅要保证商品的安全,还要保证员工和顾客的安全,为工人提供培训和支持,让他们有能力处理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故,同时又不让他们负担过重,也不让他们为发生的犯罪行为负责。

  2021年底,百思买首席执行官巴里强调,不断增加的零售盗窃行为除了打击了公司的利润,“更重要的是”也给门店员工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她的这一表态广受称赞。巴里告诉分析师和投资者:“这给我们的同事造成了心理创伤,是不可接受的,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创造尽可能安全的环境。”

  这种现象加剧了已经因劳动力市场紧张而困扰零售商的招工难和难以留住员工的问题,如果员工因在工作时没有安全感,他们就会去找别的工作。越来越多的零售商正在投资培训员工,让他们了解安全规程和避免暴力事件升级的技巧,许多零售商建议员工在看到有人入店行窃时不要直接参与,以免危及自己的人身安全。

  与此同时,零售商不得不提高员工的工资,同时也得为外部安保员工付报酬,或投资第三方的安保技术。

  Kearney零售行业顾问格雷格·波特尔(Greg Portell)说:“我们现在对零售商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它们能否留住员工。”他表示,应对犯罪事件并不包括雇员在接受工作时所需承担的责任范围内。

  以加州北部的某奢侈品门店员工Favi为例,今年早些时候她遇到了一名顾客,这名顾客背着背包,询问店里的库存情况,这种奇怪的行为引起了她的注意。Favi工作的门店规定,如果员工怀疑顾客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要跟紧这名顾客,她就是这样做的。接着,Favi的一位同事来到店里,说这名男子以前在店里偷过东西,于是Favi请他离开,但他却威胁说要杀了她。Favi说:“我吓得抖个不停。”她在接受采访时要求隐去自己的姓氏和雇主。

  现在,Favi在每次轮班结束后会请保安陪同她去停车场取车回家,她还开始申请零售行业以外的新工作。Favi说:“我失去了安全感,这份工作是做不下去了。”

  零售犯罪的增加推动了零售安保行业的快速增长,这些公司与零售商合作,销售摄像头,设置保险箱,还提供重新设计门店布局的服务。考虑到在扒手偷东西时抓人或案件发生后抓捕所涉及的难度和责任,防范重点主要集中在从一开始就避免偷窃事件的发生。

  其中一些技术(如视频监控)已被广泛使用,其他一些方法也越来越受欢迎,比如说使用一种一次只能取到一件商品的特殊挂钩,或者使用购物者只能通过智能手机解锁的保护盒。零售商的首要目标是想办法拖延潜在商店扒手行窃的速度,或者通过一些防御措施不引起他们的注意,同时不影响真正想买东西的顾客的购物体验。

  此外,各大零售商正在向联邦政府和地方执法部门施压,要求他们打击网上转售行为。零售商认为,增加在网上转售失窃商品的难度是减少盗窃行为的第一步。2021年12月,包括塔吉特、家得宝(Home Depot)和来德爱(Rite Aid)在内的20家大型零售商向众议院和参议院领导人致函,请求他们通过一项提案,要求在网上转售商品的卖家提供更多信息,让扒手更难匿名出售赃物。2021年3月,美国商会致函国会和其他机构的政策制定者,敦促他们通过《告知法案》(Inform Act),该法案也旨在增加网上转售赃物的难度。

  众议院在今年2月通过了该法案,但参议院尚未着手处理,但在参议院获得了两党支持,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成为一项立法。

  与此同时,零售商自己也在想方设法增加赃物倒卖的难度,其中包括使用防转售标签,这种标签更难被撕掉,从而降低被盗商品被当作新品在转售时的价值。

  伴随零售商高度关注商品安全而来的是额外的成本,投资新技术、聘用安全顾问和安保人员都得花钱。这对部分已经遭遇过、库存和零售额都出现损失的零售商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上文提到的弗吉尼亚州眼镜店老板阿巴西说,自今年1月遭遇那次抢劫以来,他已经在额外安保措施上花了近1万美元。阿巴西在店里安了一个“紧急按钮”,一旦再遇到这种情况,按下这个按钮就可以自动报警。他正在研究更换门店的电子门禁系统,可以把店门同时从里面和外面都锁起来,他或同事在为顾客开门的同时也可以让顾客出去。此外,阿巴西还考虑要求想看卡地亚等大牌眼镜框的顾客必须先出示身份证和信用卡。

上一篇:͟͟͞͞冷=͟&#86        下一篇:天富能源否认整合北疆电网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