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分娩 > 正文

《叛逆者》比摸鱼王王世安更可恨的是害了陈默群、顾慎言的周耀庭

  1. 添加时间:2022-05-13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叛逆者》中说起“摸鱼王”王世安,观众应该都是来气的。这王世安业务能力压根撑不起野心,却硬是凭借过硬的窝里斗能力赶走原站长陈默群,自己坐上站长的位置,后来还把陈默群逼成汉奸、取其性命。而与他窝里斗能力一样厉害的还有贪污能力,当上海危在旦夕想移居广州或台湾时,单家具十辆军卡都没运完,古玩字画、金银首饰、伯乐相马经+图库2020。房子车子也是多得吓人。然而这样一个人,却活到了最后,若不是被我党情报人员击毙,可能就顺利到达台湾,安居乐业一辈子了,并没有应验那句恶有恶报。是不是很可气?

  但其实还有一个比王世安更可气的人,这个人就是王世安的上级周耀庭。周耀庭是军统的二把手,地位仅次于戴笠,权力比王世安大不少,至于贪污和内斗能力应该也在王世安之上,只不过因为戏份少,很多人都把这个升级版王世安给忽略了。

  王世安能成功拱走陈默群,取而代之,不得不说周耀庭出力很大。周耀庭原本与陈默群就有过节,这过节的由来跟贪污有关。周耀庭妻子的弟弟私自内盗贩卖,被陈默群逮着了,陈默群虽做事心狠手辣,但却称得上廉洁,坚持把这事上报,完全不顾周耀庭说情,因蒋委员长痛恨私贩者,一直严查严惩,最终的结果是周耀庭的妻弟被枪毙。

  虽然剧中对这事只是简单介绍,但可以推测,周耀庭的妻弟敢这么大胆,疯狂盗卖,别的钱也没少收,无非就是仗着周耀庭这个姐夫。周耀庭不可能对自己妻弟的这些事毫不知情,他不但知情,可能还暗中帮助,估计从中收了不少好处。他极力说情,不让陈默群往上报除了出于亲戚关系外,应该还担心妻弟供出了自己。不过,周耀庭并没有受到妻弟的事情影响,他能从这事中抽身而出,要说没点手段是不可能的,他应该有从中运作,让妻弟咬死是自己一人所为,最终才得以脱险。

  自妻弟的事后,周耀庭就与陈默群结下梁子。周耀庭在业务能力上应该不怎么样,就跟王世安差不多,能步步高升多半是因为擅长内斗、拍马屁,懂得拉笼人心,果真业务能力强,就不会轻易放弃查顾慎言的地下党身份,让顾慎言得以按照原计划行事,基本没有在重庆遇到什么阻力。陈默群这人心高气傲,业务能力也不俗,还痛恨贪污和拉帮结派,自然打内心里瞧不起周耀庭,心里只认戴笠,因此对周耀庭这个上司只是表面服从。

  当朱孝先在顾慎言的建议下利用周、陈矛盾请来周耀庭救出朱怡贞时,周耀庭特别乐意来。倘若陈默群能拿出确凿证据证明朱怡贞是地下党,他来走一趟,算是祝贺陈默群,让别人觉得他心胸宽广,不计较与陈默群的过节;若陈默群拿不出证据来,那他可以借这事教训一下陈默群。

  周耀庭更希望是后者,所以并没有按照原先通知陈默群的时间到达火车站等着陈默群迎接,而是提前到达上海,且是直接前往上海站总部,一坐下就了解上海站的情况,故意让陈默群在火车站扑空,企图通过提前到达查看朱怡贞一案的情况找出漏洞。当然,好歹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这种事情不宜做得太明显,所以先是象征性地了解王志死在上海站的情况,然后再问朱怡贞的情况。因林楠笙被朱怡贞的善良正直和爱国热忱感动,且喜欢朱怡贞,从中破坏了证据,最终是如周耀庭所愿,陈默群拿不出证据证明朱怡贞是地下党,不得不释放朱怡贞。周耀庭抓住此次机会,狠狠地批了陈默群。

  既然朱怡贞获得了自由,朱孝先自然要感谢周耀庭,周耀庭想必是帮人做事、拿好处拿习惯了,也不觉得自己与朱孝先交往有什么不好,何况朱孝先还是上海的知名金融家,一个可以通天的人物,与朱孝先打好交道好处多。顾慎言正是利用周耀庭这心理,并利用王世安想巴结周耀庭、朱孝先的急切,暗中做局来个一石三鸟之计。

  顾慎言让王世安以成立股份公司的名义,同时拉上周、朱二人,让周、朱二人尤其是周拿大头,占最大股份,通过股份分红输送利益,另一边故意做些动作让本就怀疑他的陈默群误以为他与朱怡贞在搞地下情报工作,误导陈默群在指定时间冲进饭店里,结果是撞见周、朱二人在交往,还撞见王世安、朱怡贞、顾慎言在签股份合同(王世安为拉拢顾慎言,给了顾慎言百分之十的股份,朱怡贞代表的是朱孝先)。遇此情形,周耀庭自然是极力否认公司股份的事,说自己不知情,还故作廉洁,说朱孝先太客气了,他秉公办理朱怡贞一事是职责所在,不需要额外感谢,然后怫袖而去。

  因好处没收成,周耀庭特别生气,后果很严重,加上朱怡贞身份特殊,陈默群还没有确凿证据就抓人是事实,所以后果便是顾慎言所期盼的一石三鸟:陈默群被调离上海,调到重庆教书,任个闲职;陈默群一走,顾慎言不再被当成地下党死揪不放,可以像之前那样顺利地开展情报工作;朱怡贞、朱孝先监视解除,得以离开上海。

  周耀庭再次出现时,是在重庆做陈默群的思想工作,劝说陈默群再回到上海站履职,不过官职升了。劝说这活是政治任务,周耀庭虽不喜欢陈默群,但还是装作很仁慈、关心似地与陈默群沟通,完全没有因之前的事情感到不安。那演技真的是满分,不愧是职场老油条。

  又再次出现时,还是在重庆。那时顾慎言在重庆关着,王世安担心顾慎言把他与此时沦为汉奸的陈默群勾结的事捅出来,便利用此前陈默群掌握的顾慎言是地下党的线索以及陈默群走后顾慎言的种种异常行为举报顾慎言是叛徒,顾慎言为避免打成地下党,把多年建立的情报线打断,便把自己包装成贪污犯。此时,蒋委员长正在整顿风纪,狠抓贪污犯典型,各部门无不重视,就看谁撞枪口上了。顾慎言作为立过功的老人,他这一“贪污”案颇受军统老大戴笠重视,希望把这案件办成铁案,以儆效尤。

  摸鱼王中王周耀庭其实并不在乎顾慎言到底是地下党,还是贪污犯,他更在乎的是上头的态度,既然上面希望让顾慎言成为典型,那他就按上头的意思办。可顾慎言被软禁多日后,硬是不承认自己贪污,早已看透的他知道不管他认不认罪最终都会被处死,他若认罪,反倒易引起猜疑,若不认罪,虽最终也是死,但周耀庭等人不会往地下党身份上查,所以坚决否认自己贪污。

  林楠笙不相信顾慎言贪污,看了漏洞百出的卷宗后,更认定顾慎言是被冤枉的,积极为顾慎言喊冤。看着负责顾慎言案件的胡主任非要坐实顾慎言的贪污事实,便去求周耀庭,胡主任的态度还不是顺着周耀庭的意思办,面对林楠笙这不识时务的林楠笙,周对林自然是一顿教训,然后快快打发他走。

  当戴笠对顾慎言一案不再有耐心时,周耀庭不惜示意胡主任动大刑,对顾慎言严刑逼供。顾慎言得知这一信息后自知该是行动的时候了,便趁着日机轰炸、看守人员溜进防空洞时逃了出来,告知林楠笙配合他坐实他的贪污之名。在林楠笙的举报下,周耀庭查出了顾慎言收藏的一批枪和金条,以此作为物证,定性顾慎言为畏罪潜逃的贪污犯。这案子定下来后,周耀庭终于可以交差了,对他而言,只要把顾慎言打成贪污犯并处决,就算任务完成了,总算在整风肃纪中交出了好答卷,不但免于刑罚,还被奖励,够了,顾慎言到底是贪污还是冤枉还是地下党一点儿也不重要。

  再往后,戴笠死了,毛人凤任一把手,周耀庭还是高高在上的周副局座。以林楠笙经历顾慎言一事,与里的蛀虫们“同流合污”,升职如同坐上直升飞机来看,善于内斗的周耀庭最后应该是安全抵达台湾,继续自己贪污腐化的生活,一直到老、到死。

  而被周耀庭逼走的陈默群则老早就死了,死在王世安前面,还是被王世安打死的,王世安怕陈默群告发他与汉奸合作,以打击汉奸的名义击毙陈默群。陈默群这人虽阴狠,因是特工,职业特殊,加上上海站内部确实有内鬼,对上海站的人多有怀疑,但在上海站工作期间,对是忠诚的(后面沦为汉奸是被王世安逼急了,也看透了的腐朽,怕死也是一方面),也算清廉,却硬是被周耀庭逼走,更惨的在后头,被王世安逼成汉奸,还被王世安出于私利打死。而周耀庭、王世安这样的小人却得志,在岗位上呼风唤雨。

  这就不难理解顾慎言为什么要加入我党,积极做我党的情报工作了,也不难理解原来一心要效忠的林楠笙会像顾慎言那样加入我党了,更不难理解林楠笙当初加入的实力强大得多的为何最终会失败了。任何一个组织当正直、忠诚、实干的人得不到尊敬、重用、提拔,而溜须拍马、德不配位、腐化堕落的人却如鱼得水、常年不倒还芝麻开花节节高时,那就离解散不远了。我国历朝历代的更替也说明这一点,不少企业的倒下也说明这一点。所以一个组织要想长远发展,必须有一个完善的制度阻止周耀庭、王世安这样的人上岗就业、浑水摸鱼甚至身居高位。

上一篇:“合肥-芜湖”双核联动 安徽角逐全球知名国际汽车城        下一篇:浙江方林汽车城:百万新车百亿市场献礼建党百年

最近更新